独自等待

我很爱李静。
   嗯,就是那个戏份不多,镜头不多,台词不多的的李静。却是我从头到尾关心得最多的角色。
  
   对陈文来说,她只是一起去夜店的死党,只是在会投入地看你每一部被出版社退稿的小说的哥儿们,只是在你宿醉的早晨惦记你还没进食会敲开你的门送你早餐的兄弟,只是在你接到女友电话便会识趣自动退居一旁的人,只是那个没心没肺的丫头。
   她是如此普通,再平常不过的存在。平常到,那日你看到稍加修饰的她也会惊叹,原来你也这么好看。
   原来。原来。
   原来我收藏着自小你送我的全部点滴,原来我连你顺手折给我的一个纸圈也宝贝非常,原来只要你一个随便的允诺便满足雀跃,原来女友会来参加我为你准备的生日惊喜也是我去请求。
   是你确实不懂还是你佯装不知,其实已经不重要。
   我们是好兄弟,好姐妹。而兄弟姐妹,哪里会谈感情。
   不谈感情,反而能陪你一生。
  
   如果你是白马王子,你会爱上灰姑娘,会爱上白雪公主,甚至会爱上河水里自己的倒影。但王子独独不会爱上白马,就像你不会看到陪你看过这一路风景的,同你知根知底的,形影不离的,可以忽略性别勾肩搭背的人。因为这人太过熟悉,就像是空气,毫无重量,太不引你注意。
  这些道理我一早就看得清楚,想得透彻,我比谁都懂。我不是你失恋醉酒时呼喊的名字,我只是这么多年一直站在你右侧,与你谈天说地,陪你成长的女子。
   这样又有什么不好,这些年的岁月都可以沉默,我早已习惯站在你身后。
  
   但是你终于知道了,我要说些什么呢。
   离开,是最好的选择吧。
   我也看到你神情中的不舍,看到你欲语又止。嘘。
   别说,什么也不说。你明知你开口我就会动摇,能有个告别我已然知足。如果你这一刻也发现原来生命里我也留下过痕迹,便是我这么多年朋友的成功。看着一个又一个女子来了又走,我却一直在你左右,已是我最大骄傲。
   今晚你送谁回家,谁坐你单车后架,你会不会为她准备玫瑰花,我再也不想知道。如果你看到我也红了眼眶,别误会。那一定是我对新生活的憧憬。
   只是,这些年一直关怀你的感受,但我挂着笑容的时候你有没有把我表情看透过。你爱过的那么多女子,她们是比我优秀是比我更懂你么,却能赢得你的温柔,为何她有我没有。
   原谅我越说越激动。其实我没有责怪,你知道我都会为你好好忍住泪流,又怎么忍心看你为难。我知道往后岁月她们总会有一个陪着你到老,陪你到我不能抵达的地方。也知道终有一天我会把这独自等待放下。
   这么多年的相识,就让我划一个我自认美丽的句号吧。
   我也应该退场了,我该往前走,这些年的沉默守候须落下帷幕。这对你未尝不是解脱。只是好遗憾没来得及同你喝一杯,权当这一路再多也是友谊万岁。
   友谊万岁,日后我们再会,再来把酒言欢,谈笑风生,再心无芥蒂。
  
   如果你懂,就好好同我珍重道别吧。
  
  ——“那么,再见咯?”
  ——“再见。”
  
   还有什么可说还有什么要说,火车都开动了。
   这么多年,不过是一场朋友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